中朝边境贸易

2019-07-10 12:56云浮网编辑:手机版
搭船在鸭绿江管理处逛一圈,看下对门的北朝鲜,是很多来丹东的游客的选择。
  探秘中朝边境丹东口岸民间贸易
  4月底的辽宁丹东仍然有些寒冷。与丹东隔江而望的,是朝鲜新义州。作为中朝边境的大都市,丹东本地人却仿佛从没有将北朝鲜作为在生活中个讨论话题。
  对丹东当地人来讲,胸脯戴着金日成头像图片的北朝鲜商人早就知道发现异常,而衣着深红色粗布的北朝鲜群众和穿着迷彩服的北朝鲜兵士,仅仅游大家数码相机中的影象。
  在鸭绿江畔的丹东人来看,“北朝鲜”已变成她们在生活中一部分。
  在丹东,人们几乎一眼就能认出朝鲜来的商人。这来源于生意人们胸口闪闪的金日成头像图片胸章。
  “高调”的朝鲜商人
  4月28日下午,丹东一间连锁酒店内,来啦那样一大群戴着胸章的生意人。有人说着并不是流利地的普话,往前台资询着预定酒店等事项。最少一位衣着西服,戴着金框近视眼镜的商人,静静地蹲着客厅布沙发上,眼睛常常瞟向旁边正用ipad玩游戏的小伙子。
  与别的几个穿着西装的北朝鲜生意人相同,他一样不穿衬衫只是穿长袖上衣t恤,手上却戴着好多个硕大的黄金戒指。
  经常与朝鲜人做买卖的中国商人张涛说,在担负中国对朝鲜貿易75%左右市场份额的丹东,遇到北朝鲜生意人并不是出现意外。与中国商人的低调不同,朝鲜商人会高调地将财富表现出来。北朝鲜生产金属镉,最少的黄金戒指、金链子变为他们最钟爱的装饰物。
  “丹东中朝边境贸易城”董事长王远刚也正在忙碌着与朝鲜的生意。他详细介绍,当时貿易城总体目标就是说在丹东创建一个具有象征性的大中型综合性购物商城,不仅做边境线批發貿易,并融合在丹东的绝大多数外地人公司。
  如今,他表示,丹东中朝边境贸易城已经不做中朝边境贸易项目了,但这个名字必须延续下去。
  夜深江上“换铜客”
  4月26日凌晨一点半,鸭绿江畔的水上房,只有几盏亮着的渔灯在江风中摇曳。月光格外明亮,江面铺上了一层银色。
  伴着阵阵急喘而顺口的狗吠,和衣而睡的渔民梁凤霞起穿着了那件运动外套,红着眼睛出了卧室,迈进自个“库房”的方向。
  此时,在“库房”边的水面上,停着一条双桨船,船上一个身影正在将一个大包挪到“库房”的门口。
  梁凤霞走到“库房”门口,将灯打开。始终等在大门口的小伙穿着北朝鲜服饰,3040岁,留着圆头,身型干瘦,两手将硬包提进了“仓库”。
  紧接着,他将一个一个鼓囊的乳白色包装袋从硬包里掏了出去,熟练掌握将至少好多个包装袋里的铜一块儿堆在了“仓库”内的电子器件kg秤上。
  这时候,梁凤霞才张口用朝鲜语向小伙详细介绍铜的收购价钱,并从包装袋里边挑出来一个一个镀成银白色的金属材料圆柱,举起带磁石的尖嘴钳在圆柱旁晃了晃,“啪”的两声,尖嘴钳就和圆柱粘在了一块儿。然后,她将这些不是铜的金属挑出来,扔在地板上。
  看到仿冒铜被挑出来,男子眉头一皱,嘟囔了几句朝鲜语。最后,历经议价,梁凤霞以1300多元化人民币回收了40多公斤的紫铜,也有不上12kg的红铜。
  “小生意”已不如当年
  男子跟着梁凤霞来到客厅内,顿时被桌上的两罐蓝带啤酒吸引住。在梁凤霞回卧室拿钱的间隙,他随手拿一罐打开自顾自地喝起来。
  他边喝着啤酒,边用桌上的计算器算起来。获得钱后,梁凤霞一开始向小伙子推广产品起了红酒和细支烟,小伙子用五十多元钱买回来三箱红酒和好几个卤鸡爪。
  临走时,他拿起了客厅桌上剩下的最后一罐啤酒,装进了袋子里。之后,梁凤霞站在“库房”旁,看着男子划船趁着夜色离开。
  梁凤霞说,有时这些来自江对面的朝鲜人离开后又返回偷拿东西,每次她都是看着他们走远才放心。
  “这个朝鲜人有半年多没来了。”梁凤霞详解起这一半夜三更顾客,他原来是在国界线参军入伍,现在早就转业,近几年来就在岸上收铜,紧接着划船回家卖。
  46岁的梁凤霞是养鱼的渔民,每年能够赚上三四万元钱。她和一部分生活在鸭绿江畔的渔民一样,做着与朝鲜换物的“小生意”。
  梁凤霞说,现在“小生意”已不如当时,以前时节好时巧克力,能赚上几千块钱,而现在“换的人少了,换的东西也少了。”

http://news.yfcnn.com/world/6667000.html

中朝边境贸易

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
游戏 / 科技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