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景轩酒店3.5亿拍卖后 竞得人收楼遭拒

2019-07-03 15:03云浮网编辑:手机版
耗时多年的景轩酒店物业拍卖事宜终于一锤定音。我原以为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多年的经济纠纷可以得到解决,但随后的交接工作又增加了一场风暴。因此,花费3.5亿元拍摄该物业的投标人深圳市兆邦吉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邦吉”)因宇晟(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晟”)与其原业主之间的合同未能完成而无法长期占有该物业。涉事双方各执一词,纠纷一度陷入僵局。近日,记者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该院相关部门正在积极介入此事,妥善协调处理。
    巨资拍下物业收楼竟被阻
福田区璟宣酒店的房地产及其他财产最初归璟宣公司所有。1998年,璟宣公司以璟宣饭店1-30层的全部房产为抵押,向香港上海汇丰银行借款。因此,汇丰成为了该房产的抵押权人。由于该笔借款本息一直未能清偿,汇丰银行提起诉讼。上海市高级法院判决汇丰银行有权申请拍卖抵押房产并优先受偿,后委托深圳中级法院强制执行该案。
今年1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深圳市土地和房地产交易中心拍卖位于福田区中心区的璟宣酒店的土地使用权、地上一层至三十层、地下一层至三层的全部房地产及其附着物和附着物。赵邦奇最终以3.5亿元的巨额资金依法赢得了拍卖。在此之前,璟宣酒店的房产已经被出售过几次。
    2月4日,兆邦基向法院付清了全部拍卖款,法院也于规定的15日后作出生效裁决,裁定景轩酒店的上述物业归兆邦基公司所有。可就在“兆邦基”准备收楼进驻之际,却遭到了景轩酒店目前经营承包方“宇盛”的阻挠,其凭借2007年签订的长达20年的承包合约(其中含有多份个人及公司与景轩酒店的分包合约),拒不清场移交物业。
“公司向四方采购,最终用3亿5千万美元的巨资拍摄房地产,是基于法律的市场行为,但现在被违法妨碍,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损失,每月支付的利息达到了800万元。另外,公司本想凭一已之力,发展壮大日趋赔本的酒店客房物业管理服务,为公司以致为社会经济发展,铸就优质的经营地理环境。可近两个月时间,我们连酒店的大门都进不了,本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如今钱已到,货却收不到。”
    据兆邦基相关负责人介绍,宇盛公司之所以阻挠兆邦基进驻,原因即根据深圳中院下发的一份公告,其中表明“拍卖物相关房产的承包及转包使用,均未经得抵押银行同意,所签承包合同、协议由竞得人按照有关法律规定自行处理。”
    “这份公告情况,我们公司在竞拍前已有过充分评估。”兆邦基相关负责人随后向记者出示了两份法律材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担保法司法解释》第六十六条,抵押人出租抵押财产的,抵押权实现后,租赁合同对受让人不具有约束力。此外,景轩酒店曾于2006年期间被福田法院等四家法院进行‘查封’,后期承包合同对竞得人同样也不具有法律约束效力。”据兆邦基负责人表示,2013年2月18日法院以民事裁定书的形式确认兆邦基对竞拍的整栋物业享有物权,根据物权法规定,自即日起,该公司对该栋物业就已享有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权利,包括占有、使用、受益、处分的权利。且兆邦基购买的是法院拍卖的物业,而不是景轩酒店有限公司的股权,有关承包合同是景轩酒店有限公司与他人签订的,酒店可以搬到其他地方经营,也可以终止经营,系承发包双方之间的问题,与兆邦基无关。
    承包合同未解除前仍照常营业
    4月7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彩田路与福华路交叉路口的景轩酒店,酒店门前一个巨大的集装箱突兀地放在酒店门口,正面用红字标注着“接收法院拍卖的景轩大楼物业临时办公室”。
    随后,记者进入景轩酒店,只见酒店内经营秩序如常,涉事另一方即目前经营承包方宇盛公司相关负责人随后也就“纠纷”一事接受了本报采访。
    据宇盛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景轩酒店原业主为母公司万轩置业有限公司和子公司景轩大酒店(深圳)有限公司,由于经营问题,宇盛(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于2007年取得景轩酒店承包经营权,期限20年。之后,宇盛公司又与个人和公司签订了20份分包合同,将酒店餐厅等业务分包出去,期限为10年至20年不等。
    “拍卖公告备注说明已明确表示,‘上述有关《景轩大酒店承包经营合同》、《酒店承包协议》等合同、协议的真实性及承包金、承包费或者其他费用是否已经支付及已付数额等情况,本院均未核实;拍卖物相关房产的承包及转包使用,均未经得抵押银行同意,所签承包合同、协议由竞得人按照有关法律规定自行处理。拍卖成交后,法院仅出具相关法律文书。’这也就是说,兆邦基必须通过协商或者是法律途径,先处理好目前的承包关系,其后才能进驻。”宇盛企业负责人还表达,3月12日,宇盛曾接到兆邦基规定撤出酒店餐厅的通告,显然,兆邦基只能人民法院裁决书,但却不可以忽略宇盛与景轩中间的法律事实,即便经营承包关联不是合理合法的,也应由人民法院开展裁定并最后评定。
宇盛层面表达,兆邦基尽管根据竞拍获得该酒店餐厅物业管理一部分的使用权,但该使用权迄今仍未产生物权效力。更为重要的是,依附于该物业上的酒店无形资产及装修等实物资产,并未包括在其中。兆邦基首先应当对本公司协商处理依附于该物业上的酒店无形资产及装修等实物资产。协商不成时,也应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也因而,宇盛企业现阶段仍再次执行合同,运营景轩酒店餐厅,没法转交。
    已积极介入协调处理
    阔别近2六个月時间,兆邦基与宇盛两企业依然僵持不下,1时间,无法寻找化解矛盾的突破点。前日下午,记者前往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情况。经多方采访获悉,该院相关部门已积极介入此事,正在妥善协调处理中。
    新闻链接
    1999年,位于福田区彩田路与福华路交会处的景轩酒店开业,成为福田区首家五星级酒店,属景轩大酒店(深圳)有限公司,为香港万轩置业有限公司全额投资。
2006年,景轩酒店突然变更法人代表,酒店高层集体“失踪”,拖欠数百名员工的300万元工资,流动资金账户只剩下0.25元。后在政府帮扶下,酒店165名老员工留守自救,渡过难关。
2007年,璟宣饭店被授予五星级,成为全国第一家。从那以后,它再也没有被授予过另一颗星。

http://news.yfcnn.com/paper/6666925.html

深圳景轩酒店3.5亿拍卖后 竞得人收楼遭拒

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
游戏 / 科技 / 生活